新播客 | 拜登首战失利遭群嘲,赛前“换马”可能吗?

辩论之后,特朗普毫无疑问是在大选选情暂时占优的一方,但拜登和特朗普两人始终未能甩开的民调差距,以及21世纪以来美国选举普遍极其焦灼,最终选举结果由少数十几万选民所决定的历史惯性都决定了这场大选,仍还有许多悬念有待揭晓。

新播客 | 拜登首战失利遭群嘲,赛前“换马”可能吗?

大家好,我是王浩岚。我们在最新的一期播客中,聊了拜登在总统辩论中糟糕的表现,以及换马的可能性。欢迎在小宇宙苹果 PodcastSpotifyYouTube 或者其它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收听本期节目

另外,搬运一下自己刚在凤凰发的文章


美国总统拜登在2024年第一次总统大选辩论表现不佳,完败给前总统特朗普后,一时之间民主党内外和社会媒体界出现了大量对其年龄和继续参选能力的质疑。

虽然包括前总统奥巴马,克林顿,以及前议长佩洛西,国会民主党领导人舒默和杰佛理斯等民主党的政治精英和高层元老在公开仍力挺拜登,但社会面和党内私下呼吁拜登及时退位让贤,在八月的民主党党代会召开之前允许民主党推举出另一位总统候选人的呼声此起彼伏。

但是,想要换马拜登,却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总统初选早已结束,党代会只有一个多月时间就要召开的当下节点,想要完成更换总统候选人这样的高空作业不仅程序和法律方面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单是政治层面就有很多根本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即便是拜登愿意高风亮节,主动退出,民主党也能顺利的解决程序法律问题,民主党内精英普遍看好的几位潜在替代拜登的人选如密歇根州长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和加州州长纽森(Gavin Newsom)依然很难成为民主党的新总统候选人。

因为,唯一可能走完完整程序,也不会导致党内发生进一步分裂的替代人选是拜登的副总统哈里斯,但哈里斯的民调表现和她2020年初选中展现出来的糟糕竞选能力再加上她作为黑人女性的特殊身份,导致她的预期选情普遍认为还不如拜登。

综合各方因素来看,换马拜登仅仅只是部分民主党和社会面精英在当下困难局势之下产生的一种集体迷思和应激反应。换马一事在程序,法律和政治层面的三重问题,必然导致拜登,除非他本人主动放弃或被逼宫劝退,几乎不可能被其他民主党人替代。而单从辩论后的选情和民调形势来看,拜登和特朗普之间的二次较量,结果仍然充满悬念,远没有达到盖棺定论的阶段。

程序和法律问题:拜登临时退选只会让选情雪上加霜

民主党想要主动换掉拜登,另择总统候选人,首先要解决的是程序方面的问题。拜登具体在什么时间段选择退出,也会引发不同的相关问题。

自1968年初选制度改革以来,选择总统候选人的权力被下放到基层选民手中。党代会中投票决定提名结果的党代表不再是由各州和全国的政党精英和高层来通过暗箱操作产生,而是通过各州初选投票这种相对公开民主的方式来选举产生。相应的,民主党的党章规定,通过初选结果分配的党代表,必须要在党代会决定总统提名的第一轮投票中投给选民决定的候选人。

因此,鉴于民主党初选已经结束,现任总统拜登赢得了全部五十个州,获得了近乎全部的2000多名党代表的控制权,这些代表除非拜登自己主动退出,让他们有权利自由选择新的总统候选人,否则必须在党代会上支持拜登。

也就是说,只要拜登不退,民主党党内的其他人并没有太多的办法去逼迫自己政党的领袖让出总统候选人的位置。

当然,民主党如果出现集体倒戈,重要国会领导人和党内元老“逼宫”的情况,拜登或许到时候也只能选择退出来保全颜面。但就现在的形势而言,是否继续参选,仍却决于拜登个人的态度和决心。

即便是拜登退出,允许党代表们自行选择新人,让在芝加哥召开的2024年民主党党代会成为自1968年以来的第一个可以自由选择总统候选人的“开放式党代会”(Open Convention)。

民主党同样还有一些法律上的问题需要克服解决。最为紧迫的问题莫过于阿拉巴马州和俄亥俄州的选票截止日期一事。

此前因为民主党党代会实际上晚于这两个州的选票登记截止日期,民主党本就有计划在7月中旬提前举行一个线上会议,提前在程序上敲定拜登的总统候选人身份,以避免在这两个州被排除在选票之外。

倘若拜登不再是民主党的假定候选人,那相关的计划安排就会被全方面打乱。俄亥俄州和阿拉巴马的选票登记问题,可能就需要诉讼和游说州议会修改相关法律等不确定性较强的方法来解决。

如果拜登退选发生在党代会之后更晚时刻,选票登记问题影响的将远不只阿拉巴马和俄亥俄这两个州。全美50个州大部分都在9月初之前便已截止选票登记环节,部分州提前投票九月份就已经开始。

拖到提前投票开始出现候选人退出的极端情况,可能就要涉及更多州法相关的诉讼和政治角力。更何况部分州甚至在还有候选人已经去世的情况下拒绝更换选票上列举的候选人,最终宁肯让 “死人当选” 也不允许换人的极端局面出现。

所以换马和临时退选所带来的法律风险和不确定性,很大程度上只会让本就选情不妙的民主党雪上加霜,不进反退,陷入更大的混乱之中。

政治层面:拜登是初选选民意志体现 其他备选未必更好

在政治层面,替换拜登所面临的挑战和困难就更大了。

第一,不管民主党初选是否因为是现任总统竞选连任而仅仅是走过场的形式选举,但毕竟拜登作为民主党候选人是民主党初选选民的意志体现。完全忽视民主党选民的民意,转而通过党内精英在党代会上勾兑交易,通过暗箱操作,高层指定的方式推举出一位新的替代候选人来,从宣传和实际操作角度来看只会是一个极难顺利完成的反民主行为。

要知道,当年民主党主动改革初选制度,放弃精英决定总统提名,就是因为1968年(同样也在芝加哥举办的)民主党党代会期间因总统林登·约翰逊退选后和党内高层一起“钦定”了副总统汉弗莱作为民主党的新任总统候选人,引起了党内左翼反战势力的强烈不满大闹会场,进而爆发场外流血骚乱事件,让民主党陷入了空前的分裂状态,政治形象跌入低谷,最终输给了在11月输给了共和党的尼克松。

让权于民尽管在许多时候选出了并不合适的极端总统候选人,但起码最终拿到总统提名的人不再面临天然的合法性危机。如果在五十年后的今天再公然开历史倒车,只会让本就只是较为松散的多个选民群体组成联盟的民主党进一步陷入分裂,同时还要被盖上黑箱政治,反民主这样选民极其反感的标签。显然,这对民主党本届选举乃至未来数年上上下下的选情所会造成的伤害,远大于短期内一场总统大选的输赢。

其次,替代拜登的潜在人选,未必就是比拜登更好的选择。当下许多呼吁拜登退位让贤的声音,之所以说他们是一种应激反应和集体迷思,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他们只提出了换人的思路,却没有提供应该换谁这个同样重要的答案。

主流媒体和部分民主党党内精英普遍看好,认为能够替代拜登出战并最终击败的特朗普的人选,主要是密歇根州长惠特默和加州州长纽森两人。这两位相对年富力强,政治经验丰富,政策立场人设都比较符合当下民主党主流的党内明星,理论上肯定是比执政三年半包袱多多,年龄又是巨大问题的拜登要更强,更有机会击败特朗普。

但是,民调和其他综合性因素证明,这些党内精英推崇的“白骑士”式的救世主替代人选,未必会比拜登的表现更好。一方面,民调显示,其他非拜登的民主党人和特朗普展开对决时,表现最多和拜登持平,甚至比拜登表现还要差。

当然,造成的这一现象的原因可能部分是由其他替代者相对知名度不如拜登,但同样民调也能说明其他民主党候选人或许不像拜登一样面临年龄问题,却逃不开其他困扰拜登和所有民主党人的经济通胀,移民边境,和国际动荡局势等不利议题。

与此同时,拜登本人虽然支持率始终低迷,党内也面临着年轻人和少数裔选民流失等较难克服的结构性挑战,然而拜登却在一些其他民主党人不太能有效争取的关键选民群体——如老年人和城郊富裕选民中维持了其他候选人所不能及的高水平表现。

换言之,替代拜登很可能无法有效的解决驱动民主党换马的最核心诉求——赢下总统大选,阻止特朗普。更何况,选择惠特默和纽森等在全国舞台上还未能接受真正考验,仅是纸上光鲜的新星作为替代者,本身就具有巨大的风险。有比尔·克林顿那种一飞冲天的成功案例,也有的是罗恩·德桑蒂斯,马克·卢比奥等狠狠的丢人现眼、从此几乎一蹶不振的大量反例。

此外,选择惠特默和纽森这种局外人来挑大梁,还有副总统哈里斯这道“鸿沟”需要跨越。尽管副总统哈里斯在过去三年半期间少有高光时刻,政治能力和具体表现往往不尽人意,但她毕竟是历史上首位女性黑人副总统。

这个极其特殊的身份和政治标签,让她的去留在少数裔,特别是民主党最重要的选民群组——黑人非裔选民群体中变成了一个非常敏感的事情。黑人选民或许能够接受他们鼎力支持,20年力主扶持上台的总统拜登被党内逼退,但绝不可能再继续容忍民主党精英跳过现成的拜登副手,同时又是黑人女性的哈里斯。

也就是说,选择任何非哈里斯外的民主党人替代拜登,只会进一步开罪民主党党内的关键铁盘选民,显然无益于民主党在选战中的党内团结和阻击特朗普的大业。

还有一点,根据美国选举法的相关条款规定,拜登此前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一起筹集,现在手头上还攒着的2亿多竞选资金,在拜登退出的情况下,只有一直是他竞选搭档的哈里斯能够合法继承,仅有小部分的资金能通过转让给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来再度分配。

虽然金钱在当下政治高度极化的美国政治,特别是两党候选人都家喻户晓的总统大选中作用十分有限,但放弃现在拜登手头已经攒下来的巨款,转而从零开始重新另起炉灶,在特朗普和共和党筹款不受影响的情况下,显然是一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拱手把民主党仅剩几个优势之一的竞选资金更加充裕也主动放弃的愚蠢行为。

所以,除了拜登之外,能够顺利走往党内程序,不引发民主党大分裂的候选人只能是他的副总统哈里斯。但哈里斯的问题在于,她个人的政治形象和竞选能力,在过去的数年时间中都多次证明她很难担得起总统候选人的千斤重担。

在民调中哈里斯的支持率常年比拜登还低,其黑人女性,来自加州西海岸自由派的身份又极容易被共和党和特朗普妖魔化。再加上她是拜登的副总统,逃不开同样困扰拜登的通胀移民等一系列不利议题,仅仅是比拜登少一个年龄方面的顾虑,却不一定能在关键的温和派选民中获得和拜登同等的支持率,都让民主党上下一致怀疑换哈里斯能否给民主党整体选情带来提振。

危机之下,民主党将何去何从?

或许,如果八旬老人拜登在两年前中期选举后就急流勇退宣布不再谋求连任,民主党还能避免当下这个进退两难的困局。但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的超预期表现,基本上宣告了拜登作为现任总统,只要他想继续参选,便没有人能够阻止他。

单纯从民主党的角度来看,拜登的行为可能是为一己之利而毁了整个政党和国家。但从拜登的角度来看,作为现任总统的他,放弃连任无疑是自毁长城,让自己提前成为跛脚鸭,而且逃避历史责任的一种行为。更何况,对拜登而言,他是民主党唯一有过击败特朗普经验的候选人,四年后特朗普来势汹汹试图传统重来时他不去挑起阻击特朗普二进宫的大梁,又有谁能够担得起重担呢?

拜登的年龄固然是一个民主党必然要面对的负面因素,这一点在拜登糟糕的辩论之后变得更加无法回避。但程序,法律,和政治的现实,决定了在这个节骨眼上,拜登是无法被其他党内更好的候选人所替换的,更何况所谓更好的候选人是否存在还是另一回事。

对于民主党和整个美国来说,除非意外情况发生,拜登仍会是民主党唯一的总统候选人。早日认清这个现实,有利于外界对2024年大选树立正确的认知。

辩论之后,特朗普毫无疑问是在大选选情暂时占优的一方,但拜登和特朗普两人始终未能甩开的民调差距,以及21世纪以来美国选举普遍极其焦灼,最终选举结果由少数十几万选民所决定的历史惯性都决定了这场大选,仍还有许多悬念有待揭晓。

(本文首发于凤凰大参考,编辑侯逸超、李竺璞)

帮你补课 ICYMI

拜登

  • 拜登在周三与竞选团队和DNC工作人员的电话会议上表示,他不会退选。(Politico
  • NYTABC NewsCNN等媒体的报道称,拜登在私下表示接下来的几天对自己的选举至关重要,他会在这几天中做出最终决定。白宫对报道表示否认。
  • ABC 新闻宣布主播George Stephanopoulos将对拜登进行辩论后的首场记者专访,专访将于7月5日播出。
  • 拜登的重要盟友、来自南卡的民主党众议员Jim Clyburn表示,如果拜登退出选举,他支持民主党内进行一场“迷你初选”决定谁来接替拜登。(Politico
  • 奥巴马在公开场合对拜登表示坚定支持,但私下里表示拜登的竞选变得更加困难。(Washington Post
  • 白宫幕僚长Jeff Zients在周三的全体员工会议上敦促白宫雇员不要理会"噪音",应专注于治理任务。(AP
  • 来自德州的Lloyd Doggett成为首个公开呼吁拜登退选的众议院民主党人。(AP
  • 来自亚利桑那州的民主党众议员Raúl Grijalva成为第二个公开呼吁拜登退选的众议院民主党人。(NYT
  • 来自缅因州的民主党籍众议员Jared Golden发文表示:唐纳德·特朗普将会赢得选举,而民主制度会安然无恙。

民调

  • NYT/Siena的民调显示,特朗普在登记选民和可能投票的选民中支持率分别以49% - 41%,49%-43%领先于拜登,特朗普的支持率比辩论前的上一次民调上升了3个百分点。
  • CBS News最新民调显示,在关键摇摆州中,特朗普以51%比48%领先拜登。
  • Reuters/Ipsos的民调显示,拜登和特朗普的支持率均为40%,民调中列出的其他主要潜在民主党候选人中,只有米歇尔·奥巴马的表现超过了拜登。
  • 《华尔街日报》辩论后的民调显示,特朗普以48%比42%领先拜登。民调中有80%的人称拜登太老了,不适合竞选连任。

特朗普

  • 特朗普在Truth Social上转发攻击前共和党籍众议员利兹·切尼的帖子。该帖子称:伊丽莎白·林恩·切尼(Elizabeth Lynne Cheney)犯有叛国罪。如果你想要电视转播的军事法庭,那就转发。他还转发了另一个攻击自己政敌的帖子,这个帖子称拜登、哈里斯、彭斯、舒默、麦康奈尔等人应该入狱。(NYT
  • 支持特朗普的保守派团体正在计划列出一份他们认为对特朗普怀有敌意的政府雇员名单,如果特朗普当选,他们希望清洗这些雇员,用特朗普的支持者取而代之。(The Guardian
  •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表示特朗普应该公开他迅速结束与俄罗斯战争的计划,并警告任何提议都不能违反乌克兰的主权。(Bloomberg
  • 因为最高法院的关于总统豁免权的最新判决,原定于7月11日的特朗普在纽约州“封口费”案中的量刑会被推迟到9月18日。(WSJ
  • 弗吉尼亚州选举委员会本周二认证了自由党团的主席、共和党籍国会议员Bob Good在弗吉尼亚州第五国会选区的初选中输给了特朗普支持的挑战者、州参议员John McGuire。选举委员会认证的双方票数差距为375,由于差距超过0.5个百分点,Good需要自己承担重新计票的费用。(AP
  • 共和党打破数十年来的管理,将闭门秘密制定新的共和党纲领。(Semafor

高院

  • 美国最高法院7月1日为前总统特朗普提供了可用以抵御刑事起诉的广泛豁免权,该法院裁定,总统不能因履行宪法规定的职责而被起诉,且就任内其他一些行为享有推定的豁免权。(WSJ

最新播客 Latest Episode

欢迎在小宇宙苹果 PodcastSpotifyYouTube 或者其它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收听本期节目

日常上头 Daily Obsessions

随着拜登可能退选的猜测在网络上传播,关于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的网络迷因(meme)在X、Threads等社交网络上走红。(传播者既包括哈里斯的真诚支持者,也包括试图搅浑水或是嘲讽的右翼。)

其中最火的一个迷因是关于“椰子”的——最早来源于她2023年在白宫演讲中的一句话:你以为你刚从椰子树上掉下来吗?


默多克旗下的小报《太阳报》宣布在英国大选中支持工党和其领导人Keir Starmer。

The Sun front page backing Labour


感谢阅读本期美轮美换免费版newsletter,如果你喜欢本期内容,可以通过链接分享给他人。

如果你是通过转发阅读到这封邮件,欢迎成为免费订阅用户,可以继续收到我们不定期发送的免费newsletter。

我们也欢迎你付费订阅,支持我们将播客和会员计划继续做下去。

Read more

无证移民系列之二:无证移民是怎么走的

无证移民系列之二:无证移民是怎么走的

大家好,我是 Talich。 这期通讯是《特朗普真的能遣返上千万无证移民么?》系列的第二篇。 在第一篇里,我们谈了无证移民是怎么来的。最后提到说,美国的墨西哥无证移民虽然很多,但是比例最高的时候也不到 60%,现在大约只有 40%。也就是说,大部分在美国的无证移民不是墨西哥人。 但一般美国人说起无证移民,除了最近的难民,基本上就都想到墨西哥人。这很可能是因为,虽然墨西哥人在无证移民中一直只占了一半上下,但是从历史上看被遣返的无证移民里,墨西哥人占了九成。 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墨西哥无证移民遣返起来方便,成本低。美国移民局作为一个政府官僚机构,需要用手头的钱和资源做出最大的政绩来邀功,换更多的经费,那遣返起墨西哥人来就最划算。 之前通信里,我提到了在 1975 年到 2008 年这三十多年间,每年就有接近一百万的移民被直接遣送出境。 下面是维基上的图,记录的是历年来美国政府遣返的移民数,数据是来自美国国土安全部的官方数字: 这个数字跟我们在很多地方看到的数字是不太一样的。比如 Pew 在 2020 年有一张图,是 2001 到 2018

By Talich, 美轮美换
如何收看2024年CNN总统辩论

如何收看2024年CNN总统辩论

2024年美国大选的重头戏——拜登和特朗普的首场总统辩论,将于美国东部时间6月27日晚9点(北京时间6月28日早9点)开始。 本场辩论与以往大选周期的总统辩论有所不同,特朗普和拜登选择跳过传统的总统辩论委员会,由CNN主办。(第二场辩论计划于9月由ABC主办,但取决于本场辩论的结果,双方都有可能变卦。) CNN总统辩论的时间 * 美国东部时间6月27日(周四)晚9点 * 美国西部时间6月27日(周四)晚6点 * 北京时间6月28日(周五)早9点 * 辩论时长:CNN称辩论将持续90分钟,包括两个广告休息时间 如何收看CNN总统辩论 1. 通过电视频道观看:你可以通过CNN、CNN International、CNN en Español等频道收看直播,ABC、Fox News等各大电视台也会进行转播。 2. 流媒体:如果你订阅了Max(原名HBO Max)流媒体,你可以通过Max上的CNN Max收看直播 3. CNN网站:辩论也会在cnn.com网站上进行直播(无需登录) 4.

By 美轮美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