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媒体这回真的要完蛋了?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用‘十多年来最黑暗的时刻’来形容美国新闻媒体的惨状毫不为过。

美国媒体这回真的要完蛋了?
Generated by DALL·E

大家好,我是主播小华。当我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第一反应是问自己:这是不是太标题党了?但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用‘十多年来最黑暗的时刻’来形容美国新闻媒体的惨状毫不为过。

从主流电视(CNN换帅后宣布改组CBS News裁员),到传统纸媒(《华尔街日报》华盛顿分社大裁员、《华盛顿邮报》2023年亏损一亿美金买断240名员工迎来新CEO《洛杉矶时报》高层动荡裁员上百人),到杂志(Conde Nast宣布关闭Pitchfork裁员Sports Illustrated关闭),裁员潮和动荡在整个行业不同形式的媒体中蔓延。曾经被认为是未来希望的数字媒体,因为没有传统业务的支撑,更是脆弱:融资了5000万美金的The Messenger不到10个月就宣布关闭;BuzzFeed断臂求生,亏本出售了两年前3亿美金买入的Complex;去年破产重组的Vice,宣布关闭自己的网站并裁员上百人。

舆论对这股媒体裁员潮的描述已经不再使用“衰退”(recession)或者“寒冬”这样的字眼,而是升级到了“末日天灾”(Apocalypse)、“灭绝级事件”(Extinction-Level Event)。

4年一度的大选年以往都是美国新闻媒体最红火的年份—竞选周期带来的关注让媒体的流量或收视率大涨,加上大量政治广告的涌入,新闻媒体通常会在今年进入扩张期。

但这次却不一样。

Vice的二次死亡
在上一代数字媒体里,Vice是飞得最高的一家,无论是按估值来算,还是按获得的行业奖项来评价。在风头过去后,Vice也是跌落的最惨的一家。

传统大众传媒的消亡,在过去的数十年中已经被预言了无数次,但在2023年到2024年,预言终于变成了现实。有线电视捆绑销售(“cable bundle”)的崩溃,科技巨头纷纷与新闻媒体脱钩,美联储不断上调的利率,新冠疫情结束后疲软的线上广告市场,让不同形式的媒体面临存亡危机。

结果早已注定的共和党初选现已正式进入垃圾时间,没有特朗普的参加,连辩论都已经办不下去了。在两党党代会开始之前,媒体们能关注的只剩下拜登的年龄和特朗普的法律麻烦。经历了4年特朗普时代和新冠疫情,受众们的“新闻疲劳”(News fatigue)很难在短期内结束,一个81岁和一个77岁老人的重新配对比赛大概也很难让观众们提起兴趣,即便其中一人曾经是媒体的“流量密码”。

这还未考虑Generative AI即将给文字甚至视频媒体带来的冲击——